新闻首页 > 时事 > 内文

〈钜亨看世界〉中国式「药」命

钜亨网新闻中心  2018-07-14  09:00 

近来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票房大卖,片中描写中国看病难、看病贵,病人吃不起正版的天价药,动辄倾家荡产的悲哀,直接戳中中国民众最深切的「痛点」,更惊动中国官方近来积极对医疗制度进行改革。

这部电影改编自真实故事,一名江苏的白血病患者陆勇,当年罹患癌症後耗尽积蓄,无法再负担正版抗癌药「格列卫」的高昂价格,只好冒着法律风险,从印度非法代购价格便宜、药效差不多的仿制药,並转售给其他病人。

这款仿制药让不少和陆勇处境相同的病患得以延续性命,陆勇更摇身一变成为排队抢购病患口中的「药神」,不过陆勇最後却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警方查缉落网,更一度引来千名癌症患者联署声援,这些人当中有大学教授,也有普通市民。在舆论关注下,中国检方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陆勇在看守所一共待了 135 天,终于获释。

为何中国抗癌药这麽贵

这部片的各种情节与对白,反映一般小老百姓「看不起病、买不起药」的困境。一句台词,更点出中国当下医疗制度一项残酷的问题:「我卖药这麽多年,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究竟,为何中国的抗癌药价犹如天价,让患者吃到倾家荡产,还得铤而走险购买印度非法进口仿制药。有中国媒体把矛头指向原厂专利药药价过高,定价还涵盖了药品研发、临床验证的高额成本。在专利保护期间,药厂可自行定价。

但以片中提到犹如天价的「格列卫」,在全球各国卖得並没有那麽贵。但在中国这个人均收入尤为落後的国家,却是卖得最贵的几个国家之一。据报道,格列卫在香港的价格为 17000 元,美国为 13600 元,澳大利亚为 10000 元左右,在日本 16000 元,韩国约为 3000 元,以上都是以人民币为单位。而上述许多国家的医疗保险体制也多半有将这类进口药物纳入医疗保险,让患者的医疗支出不至于动辄天价。

对此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庄一强博士指出,同为专利保护,为何其他国家的定价却便宜一半?

原因在於,在中国申报药价成本时,除了各国常见的研发与制造成本,还另外加上许多其他「中国特色」的成本,包括药品回扣、关税、医院以药养医制度等灰色地带,在众人都要分一杯羹、层层环节叠加下,导致最终药价居高不下。

当然,专利药也是有期限的。但在期限过後,为何中国医药企业为何仿不出救命药?一来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TO) 导致的医药专利壁垒,导致无法像片中印度可以使用强制专利特许。二来,中国的仿制药品质差异大,品质远不及专利药,这种「安全却无用」的仿制药根本没人要吃。

就算达到「高仿」的水准,这种药依旧不便宜。以片中「格列卫」为例,庄一强博士表示,目前中国国内至少有两家药厂在生产这款标靶药,但价格也要人民币 4000 元。反映中国对以过专利期的药物订价机制同样不合理。

目前中国是销售额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去年价值 1230 亿美元。其中癌症治疗药物市场更是惊人,每年有逾 400 万新病例被确诊。

惊动中国官方

如今,在这部电影与民众热议的推波助澜下,中国官方近来积极动作,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本周更在座谈会上指示,加快推进抗癌药降价,减轻医药费用负担。近来中国多个国家部委近期密集推出相关政策,赶紧让进口药物加快上市、降低售价。

近来多家跨国制药公司纷纷接到中国政府官员邀请「喝咖啡」,商谈降价事宜,有欧洲药商高层表示:「这将是一场紧张激烈的谈判」,很难抵挡降价的压力。继片中的白血病抗癌药格列卫在深圳降价後,江苏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近来也宣布,作为高危型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徵患者的救命药,达珂的价格从 10237.68 元降到了 4996 元,直接砍了 52%。

谘询公司 Latitude Health 的赵恒表示,中国国家医保 (类似于台湾的健保) 目录内的药物价格可能降低 10%,其他药物价格可能最多降幅达 50%,以作为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先决条件。他表示,「跨国公司生产的几乎所有抗癌药都可能会降价。」

尽管外国药厂被要求降价,甚至被中国官方威胁不从的话,要把国营医院改用更便宜的中国仿制药,但对跨国公司来说,积极的一面是官方也加快了对创新药物的审批。另外,降价也连带有助提振销售。瑞银 (UBS) 指出,罗氏药厂去年将化疗药物 Avastin 在中国售价降低近 70%,但在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後,光这这款药的营收就成长约 25%。



  • 这篇新闻让您觉得?

 
热门: 艾蜜丽的五件事 KY JULA 太阳光 HELP 台塑越钢 台塑 台股盘前 台积电 安卓版V1.0.9 收盘 宏碁 长荣 美股,盘後 海湾 航运 捷流阀业
    
強勢股 強度 績效% 弱勢股 績效%

多空趋势 强度 明日转折 支撑压力 财报自动分析